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7393|回复: 0

[流年回望] 儿时叙事之十五《邻家三兄弟》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1-8-16 11:1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邻家三兄弟指的是建安、建国、建斌三兄弟,这是我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三兄弟从小几乎就是从饥寒困苦中熬过来的,如今长大成人都结婚生子,都有各自幸福的归宿,一路走过来确实是非常不容易,这也是我常说跟别人说的,在我们村里我不佩服谁,但我真的很佩服这邻家三兄弟!


      我和邻家三兄弟是走的最近,一起玩的时间是最多的发小,我们不单单是两家挨的近的原因,关键是去他们家没有压力,不要看长辈脸色,更没有其他人家那种拘束。建安是大哥比我大两岁、建国是老二比我大一岁,建斌是小弟比我小一岁,读小学的时候我和建国是同班同学,后来建国留级,我跟留级的建安又是同班同学,所以我们在一起玩的时间更多,几乎每天都是一起上学放学,回家一起玩耍,只要是星期天或者寒暑假,我几乎每天都要去他们家打卡报道,每天都要跟这三兄弟厮混,如果那天不去他们家里溜达一下,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我们就是这样的交情,不是亲弟兄胜似亲兄弟,和这三兄弟在一起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是我儿时最珍贵的片段之一,他们更是我儿时为数不多发小之一,虽然现在都已到中年,但我们还是会时常联系,特别是建斌经常都会联系,偶尔也会走动走动,相互之间还是跟从前一样非常亲切。


     小时候的农村条件非常艰苦,大多数人家庭还是吃不饱饭,特别是我们出生那个年代的农村,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分田到户的承包政策到1982年才落实。那个时候对于物质匮乏是普遍存在,住房基本上都是一层的土坯房子,矮小阴暗而潮湿,谁家要是能住上一层红砖瓦房,在当地都算的是富有家庭,吃不饱饭不是新鲜事,很多人家为了避免口粮跟不上,而是在米饭里加红薯丝、菜叶或者野菜,这样搅拌在一起供家人充饥,菜品基本上都是所谓的外婆菜,我们土话叫搽菜,或者自己种的一点点蔬菜,一年四季很少能吃上肉,能吃上一个鸡蛋或者一块豆腐,那都是非常奢侈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营养不良,很多人几乎都是面黄肌瘦的,可见当时的农村是多么艰苦。而邻家三弟兄家条件比那些的苦的人家更差,更苦,更艰难,现在回想起来,他们三兄弟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自己熬出来的,自己活出来的。


     邻家三弟兄父亲是两兄弟,有一栋三间一层结构的土房子,左边的一间和中间大厅由他们的叔叔一家人居住,而他们一家五口人挤在右边的一间房子里,在右边房子的旁边搭建了一排斜面的小矮屋,高度比正屋还矮好多,泥巴地经常都是湿湿的,一个小门进出,进去矮屋第一间是他们吃饭的客厅,中间是厨房,厨房后面是猪圈,简易厕所在矮屋的后外后面,矮屋小门入口右边是他们的卧室,一排摆放三张床,这是他们这个五口之家晚上睡觉的地方,采光一点都不好,阴暗而潮湿,很多时候白天都要开着灯,房子摆放的东西杂乱无章,更别说清洁或干净,我还记得他们的被子经常都是一股好大的味道,所以我几乎不在他们家睡觉,因为我不喜欢那种发霉的汗臭脚臭味。


     邻家三弟兄父亲是一个漆匠,起早贪黑每天都要早出晚归干活,为了帮别人油漆家具而挣钱养活这一家老小,他们的父亲个子不高,很精瘦,眼睛受过伤,有只眼睛视力也一直不好,但对我们这些邻居家的小孩子非常友善,很少会嫌弃或者谩骂我们,所以我们也喜欢和他们的父亲在一起相处。邻家三弟兄的母亲是一个残疾人,记得右手和脸部被火烧伤,右手基本上失去了功能,整个手掌和手指都在一起分不开,做点事完全靠左手。而且他们的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好,也许经过火灾事故的原因,精神一直都是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会给他们做饭洗衣服,不好的时候什么事不干整天骂人,她也不会管他们兄弟三个是否吃饱穿暖,他们的衣服裤子几乎没有那天是干净的,很多都是修修补补,永远不是蓝色就是黑色。我记得那个时候,他们三弟兄经常没饭吃,因为太小不会做饭,饿了吃红薯,吃地瓜,煮粥喝,晚上等他父亲回来做饭吃才能填饱肚子,真是饿一顿饱一顿。等他们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几岁的孩子就开始自己学做饭,春天和冬天吃腌菜,夏天和秋天自己去田里摘菜自己做,放学回到家假如有点剩菜那都是不可多得的佳肴,如果想要开荤弟兄三一起去小溪里抓点小鱼小虾。那个时候他们都还没上学,三弟兄全部要自己照顾自己,不但要洗衣做饭,还得帮助他们的父亲在田里干力所能及的农活,回到家还要照顾病重中的母亲。上学后他们早上经常是饿着肚子去学校,中午回来自己匆匆忙忙摘点菜做饭吃,还要照顾他们的母亲,晚上回家不但要把父亲布置的农活干完,三弟兄还得把家里的家务全部处理好,印象中我还记得他们还要喂猪、养鸡,养鸭,老大稍微懒一点,老二做的最多,小弟也会积极的协助老二去做家务,反正家里乱糟糟的,到处都是家禽的排泄物。现在想一想我的脑海里有他们记忆的时候,还是跟老二一起去上学时候的场景最多,老大那个时候才8岁多,老二7岁,小弟才5岁,小小年纪就经历人世间的艰辛,连温饱问题一直都要靠他们自己解决,这对于同龄人来说更是一种残酷的经历,而对于他们的人生来说也是一件非常艰辛和苦涩的回忆。


    老大建安是弟兄三几个中个子最高的一个,性格慢悠悠的,属于那种不急不躁的人。我跟他小学三年级同班,他不是不爱学习,那是因为他心思就不在课堂上,老师说跟他讲课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不过最后还是辍学了。建安性格好,很少跟人脸红脖子粗,辍学后回家帮助父亲做农活,但也不是做事能手,属于那种叫叫动动的人,从小没少挨他父亲的批评。但他能吹的一手好笛子,据说他老婆就是用笛子声音吹出来的,我记得那个时候他老婆在我们附近的鞭炮厂上班,就是他的笛声和自己孜孜不倦的执着,最后把老婆骗到手的,幸好他娶了一个好老婆,还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后来在小弟的帮助下夫妻一起到了佛山,开了自己的加工作坊,自己做起了生意,而且在老家不但建两层的洋房,还在佛山当地买了商品房,如今儿女都长大成人参加了工作,两夫妻还在继续为幸福的未来奋斗着!


     老二建国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时间最多,我们不但年龄差不多,关键还是上学时的好伙伴。建国个子不高,圆形脸,脾气性格很随和,人十分机灵。我记得建国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吸烟,而且烟瘾还特别大,那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他总是滚那种纸山烟抽,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抽上了支装烟,据说一天还两三包,而他一直都是黑瘦黑瘦的,我南下打工前看到他就像熏干的腊肉一样,面黄肌瘦,脸上皮肤都是黑黄黑黄的,我还担心他未来的身体,毕竟他是我儿时最要好的小伙伴之一,我也希望和祝福他的未来过得好过得幸福。


     南下打工后我很少回老家,后来父母也搬离了原来居住的老家,几年以后得知建国成家了,而且还有了一儿一女,我知道消息以后别提多开心啊,当时很想和他打电话,但是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联系方式,唯一遗憾的是不知道建国什么时候结婚的,也没有亲自参加的他婚礼。如今建国在老家自己建了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孩子都长大了,据说两个孩子还在市外上学,而他传承了他父亲的手艺,平时在家也承包一些小型装饰工程,不忙的时候就南下佛山帮他小弟建斌跑布料市场,一个人总是闲不下来,总是在努力奋斗着,两年前五一节我在佛山见他到的时候,发现他胖了,结实了,话还是那么多,人还是那么热情和机灵,手上的烟还是在继续抽,一点都没变,还是我儿时那个建国兄弟,而且整个人感觉精神饱满,气场也好很多,看不出脸上的有什么沧桑的痕迹,也许跟他一直乐观的心态有关系吧。


     小弟建斌是三兄弟中唯一读书最多的,最起码初中毕业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也就是只能初中毕业,因为那个年代高中和大学录取率非常低,也就是说70%以上的学生几乎都是上完初中就结束了此生的读书生涯。建斌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为人仗义讲道义,孝顺热情、能力强好结交、思维敏锐,能吃苦也能屈能伸。建斌娶了一个非常聪明和能干得老婆,而且还是初中同学,我知道这个事情后,感叹觉得这小子太有才了,太牛逼了!不过建斌也很能干,他初中毕业在老家砖厂干了一段时间后,就远赴江浙跟他姨夫做业务跑布料市场,一个农村的孩子,又没多少文化,也没经验,一个人在外到处跑销售人生地不熟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他也是吃了非常多的苦,受了很多的委屈,而且他那个姨夫对他也相当刻薄,甚至处事的时候对他还不如一个外人,那些年跟我讲他姨夫的时候,心里不但心酸更感觉是心寒。在他姨夫哪里摸爬打滚几年后他最终选择回到老家,原以为在老家能干点什么,但是回来后发现老家就业创业更加难,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权衡和准备,最终他还是选择南下广东谋生,再次进入布料批发市场。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品牌,在老家建了两层小洋楼,在佛山也有了自己的房子,父母和老婆孩子跟他一起生活,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就是我的邻家三弟兄,他们普通而平凡,不是大富豪,也不是大官僚,而他们在那样艰苦的成长环境里一切靠自己自强不息、努力奋斗,过上了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们都是同龄人,我们小时候毕竟还有父母呵护着温饱问题,长大了还有父母帮助获得更好一点的工作机会,能力再差的父母也会帮孩子建个房子娶个媳妇,而他们三弟兄基本上一切都是靠自己,所以他们三弟兄是我在村里最佩服的,而他们也是我儿时最好的小伙伴们!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