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5110|回复: 1

[随笔] 那年的草木与猫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2-6-24 13:1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那年的草木与猫


院子外那些草,年年枯死,年年生长,一处清一色狗尾巴,另一处纯净的蓝花草。一花一草,在那片狭小的地方,自然演出一场生命的际遇。

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头,迎风摇摆,像一群簇拥在一起的小人儿。

它们顺着风的风向,忽儿过去,忽儿过来;蓝花草的蓝色,像从水里清洗过,新鲜、透亮,那幽蓝的光芒,深邃、柔软,直指人心。它们让人心神清洁。

傍晚,狗尾巴草和蓝花草,一起暗淡在微光中。留心看它们,夜纱之下,仿佛轻轻裹着一件上天的衣服,而当暮色越来越浓,衣服也越来越厚,渐渐地,它们有点模糊不清了。

不久,天空升起月亮,它们显现出依稀的轮廓。仔细分辨,蓝花草的蓝,穿透暗夜,犹如一张张隐藏在大地上的脸庞,承接着夜气沁人心脾的恩泽。

散文:那年的草木与猫
你不由自主,想蓝花草宛若星辰的美。在白天,那些星星点点的蓝,像一颗颗的宝石,而在夜晚月色反衬下,在半是实物半是冥想之中,那些光显得娇弱起来。

你想,在夜间,它一定是呼吸的,和大地之气,交换着肢体内的清香。

说到香气,你曾长久伫立这些花草面前,你看到枝叶水一样明彻、透亮。它们仿佛没有香气,给人清冽的纯粹的湿润之感。

蓝花草和狗尾巴草,安然在那里,在周遭灰色的天幕里,在日益颓败的墙体之间,有点儿冰清玉洁。这真是难得的一见花草之景了。

事实上,狗尾巴和蓝花,在一两年才蔓延铺展开来的,也许早前零星的有一些,你没注意到。在更早几年时,这个狭窄的小巷里,几乎看不到丁点而绿色。

这里的居民,新房子建起来后,就没有建地下排水道,日常生活的排出的水,在这些院落前,自然就形成了一条小水沟。

早先,这里的住户大都勤于清理自家门口,草就无法生长起来吧。

这里的房屋经历着拆迁的动荡不宁,迟迟没有落实,房屋就日渐衰败起来,而没有心思修缮房屋的人,一个个就搬出去,另谋住处。

散文:那年的草木与猫
人撤走了之后,草就能自由自在地生长起来了。

你迟迟没有离开,经常站在这里,看着这些草像得到了盛大的礼遇,就那么大片生长起来。至于,狗尾巴草和蓝花草,最初的种子是如何落入这个地方的,那真的是无法知晓了。

但是,从中,你大约也体会到,人和植物,在这个世界上,也是相互制约的吧。每一种生命都会在某种格局里,在特定环境下,处于排挤状态。

不是早有先哲说过“他人即地狱”吗?何况是人与草的关系呢。

在如此荒疏、破败的地方,你得以看到,狗尾巴草和蓝花草的美丽盛景。这不也可以理解为,人走之后,自然的一种馈赠吗?这也算世界对遭遇不幸人的一种补偿吧。

除了草之外,还有不得不说的,是那只猫。

你居住的那段时间,几乎每天擦黑,一只肥硕的大花猫,就会从临草的小路上,悄然无声地走过来,然后,借着黑暗,用它前爪子,扒拉院子的木门。

刺啦刺啦的的声响,让坐在一间小屋的你,十分揪心。那声音,像要刮开木门的门板,那种锐利,让人的听觉,受到了极大刺激。

那声音,在寂静下来的院落里,带着侵犯的意图。

散文:那年的草木与猫
一声声,不绝于耳地,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直接传递过来,透过听觉,它进入身体,在心脏部位,产生着肉体上的极度不适。

你不得不起身,在黑暗中大声斥责那只猫。令你意外的是,那只猫并不会被声音吓走。你提起脚,踹门,那只猫才会停止动作。

透过门缝,你看到它迟疑地站在门外,看到你无法奈何它,它心有不甘地站了几秒钟,才缓缓离去。

但是,并不是所有时候,那只猫都会这样离开的。先说一下,院子木门,有你固定在内里的小链锁。

通常是你进来后,锁上,推合上两扇门,但只要外边稍微用力,便能推开,于是链锁连接的宽度中间,便有一个很大的缝隙,而那只猫就这样扒开两扇门,从下面钻进来。

它溜达到院子各处,寻觅吃的东西。它隔三差五地来,会跳上,那个开放式厨房的台面,那里你准备吃的,或者没吃完的饭食,常常被它洗劫一空,而且把台上的碗筷弄得十分狼藉。

你非常生气,一再地将它赶出院子,它却顽强地,丝毫不畏惧你对它的敌意。你和那只猫斗争了一两个月之后,某天夜间,你突然发现,那只猫的叫声出现在了另一间屋子的房顶。

散文:那年的草木与猫
你屏息倾听,它走动的脚步声,到了屋顶边沿处。那下面就是房间的窗户。那只猫扒拉着窗户,跳下来。你听到它落地的声响。

那一刻,你莫名对肆无忌惮进入院子里的这知猫,产生了胆怯。你站着没有动,小屋门敞开着,外边是明亮的灯光区。

猫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声音轻微,但在你心里十分清晰。它一点点走到灯光里。你们同时看到了对方。它往后撤了下身子,但没有逃跑。

你突然发现,猫比你最初见到的,瘦小了许多。

你想,赖在这里无处可去的猫,除了到你院子里偷食,大概很少能吃到东西吧。这个可怜的家伙,它为何不逃出这片地方呢?

那只猫和你僵持了几秒钟,看你没有任何动作,就缓慢走出灯光区。它的脚步声,在院子里,四处逡巡。你不理会它了。你想:这流浪的小家伙,就随它去吧。

为了不让它把厨房弄得乱糟糟的,晚饭后,你每天在一个小盆里,放一些吃剩的饭菜。此后,那只猫每次在吃完盆里食物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你们终于相安无事了。

散文:那年的草木与猫
搬出那间房屋,第二年夏秋,你几次来过。想着看看狗尾巴草和蓝花草,是否比你在时,生长得更明媚而有生机。奇怪的是,草在盛夏时节,居然枯黄了。

你想不明白。

绕着那条小路走了几个来回,也不见猫的踪迹,你甚至查看,地上是否有猫拉的粪便,但你一无所获。

你内心反复想着:我走了之后,狗尾巴草和蓝花草也枯萎了,猫也不知所踪。

你忽然有点怜惜那段岁月了,而且一厢情愿地想:它们陪伴你度过了那些荒寂的时间,也是自然界对生命的美好抚慰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22-6-27 16:23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