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928|回复: 0

[绘画] 当代著名大写意画家——范存刚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2-4-16 08:2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当代著名大写意画家——范存刚
央视网 2022年04月15日 17:39


  范存刚

  别署范迟。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征集委员会委员,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文物艺术品专家组专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为荣宝斋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散淡中的诗意

——范存刚的花鸟画

邵大箴

  中国画的意境往往伴随着诗意,这种诗意承载于由画家的思想感情、审美趣味转化成艺术作品后所传达出来的美感中,或浓郁,或散淡,或静气,或清雅。绘画中的诗意性美感不是兴之所致信手拈来可以得到的,而是艺术家经过观察、体悟、想象的再创造,是主观情思的表达,包含了由客观自然引发的联想和启示。这种美感是以对事物高度概括和抽象为要务的一种自我内心的主观表现,是对视觉经验的升华和对心灵世界的开拓,它表达的是一种哲思的人生态度,也是中国绘画推崇的理想境界。

相思 69x35

相思 69x35

  范存刚的花鸟画传承了先贤的章法和笔墨,远学陈淳、徐渭、八大、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家,近师王铸九、吴悦石先生。他们个性有别、风格迥异,但是都对传统文人画原理有深刻的理解和具有鲜明的个性面貌,从而也深深影响着范存刚的人格与画风。范存刚受吴悦石先生的大写意绘画影响,吴悦石所画题材颇为广泛,在花鸟、山水、人物等诸多领域皆有自己的创见与发想,道释、儒流、仕女无不涉猎,尤喜画钟馗、侠隐之高士,特别是在画作中所映现出的氤氲超逸之气与旷远高尚之趣,正大和平与清微淡远的人生气象与襟怀,正契合了中国文化精神深层的气质。吴悦石认为,静气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不单单是画,书、诗、做人也一样,八大的笔墨虽以放任恣纵见长,但画中仍有一股静气。通过长期体悟和实践,范存刚决心用清新的静气温养着自己和艺术,努力企求这种境界,并在他的作品中有鲜明的反映。



云想衣裳花想容 23x135

  文人画传统讲究诗情画意,提倡诗、书、画的全面修养,而把诗放在第一位,一定有其原因和合理性。苏轼在《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中主张“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并推崇王维“画中有诗”、情景交融的境界,这是文人画审美取向的标准,一直对后世水墨画影响极深。宗白华先生说,诗意的境界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即不是停留在技艺的层面,而要上升到表现思想情感的境界。“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一方面是指画作的含蕴深刻,意象悠远,令人遐思,把诗文直接书写在画幅上,寄情于画,点醒作品的主题、意境,记录作者的感受,画中不单单是物象的客观再现,而是画家主观感情的挥写。另一方面,画上题诗,以书入画,阐述画意,抒发情感,画龙点睛,使诗情增添画意,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进一步加强了绘画用笔用线的表现力,正所谓笔精墨妙之极。书法式的用笔为画家重视,只有在高度重视笔墨技法的同时,更加重视诗的意境、诗画一律、以诗入画,才能从根本上延续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文脉。现代中国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陆俨少等人无不饱读诗书,诗画兼工,在绘画中注重诗的意境的营造。

春风浓艳 69x35

春风浓艳 69x35

  范存刚是一位重视在作品中表现诗意的画家,他的作品含蓄,内敛,耐人寻味,蕴含的诗意是“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是“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是“无主荷花处处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流失在很大程度上是诗性的流失,在商品拜物教盛行的社会中诗的精神价值一再贬值,这也就从内里抽空了中国画传统文脉的底蕴。在这种情境下,范存刚作为诗画写意的才情更显难能可贵。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说,现在社会,现代人愈来愈被物化,诗意渐行渐远,不再用哲理的眼光审视自己、观察事物和对待生活。因此,如何在享有物质生活的同时,现代人能够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这也是应该提倡的一种态度。

花开四季 69x35

花开四季 69x35


福禄 135x34

福禄 135x34

  清唐岱认为“气韵由笔墨而生”,明陈继儒则在《盛京故宫书画录》说,“文人之画,不在蹊径,而在笔墨”,郑板桥解释文人画时讲“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谈的都是绘画中的形质关系。范存刚的花鸟画散淡放松,没有任何刻意造作,略带悠然见南山的气息,这些浅淡、空灵的大写意花鸟,真可谓“淡墨写出无声诗”。他的作品,不是那种铺天盖地的巨幅,而是恰到好处的尺寸,亦体现了他一种观察和品味生活的方法和态度。在他的画作前,迎面扑来的是一种清新柔和色调,一种生动而和谐的大自然气息,引人进入本身便具有诗意美的紫藤、水仙、牡丹、芭蕉、荷花、丝瓜、梅花、八哥等等,这些都是大自然中的生命和生灵,又有一种意味深长的内涵。想象一下“江边聊一醉”的情景,看看丝瓜晃悠的“三思图”,还有装在篓里的“紫袍加身”的茄子,笔法率意自由,气象散淡、平和,微妙体现了自然世界与人的精神世界的有机联系,又含蓄地表示了禅机处处有的意味。所以,他描绘出的一花一鸟,浓淡隐显,红艳绿翠,都具有形散神不散的意境之美。

大吉 69x35

大吉 69x35

  范存刚植根于传统,关注绘画与当代人们生存状态的关系,潜心研习大写意花鸟画二十余载,作品既有传统文化精神,又有现代气息;既多方取法,又独抒己见,融会贯通,纯净的笔墨不媚俗,避免了时代的浮华,散淡中带着诗意。祝愿这位作画和做人皆从善如流的艺术家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的探索与开拓中,迈出更为坚实的步伐。


写意俊才范存刚

薛永年

  吾华绘事,重在写意。写意之画,崇意尚写。意者,意兴、意趣、意境也,胸襟、气格、情操也。写者,以书入画之谓也。非描、非做、非涂、非抹,而以书法点画之要求依笔势运动之气脉入画。不惟文人画家如此,行家里手亦莫能外,故任颐云:“吾画差足当一写字”。而揆诸当代,得写意真谛者,殊甚寥寥,青年才俊,尤所稀见,有之,则龙口范存刚也。范氏写意,遍及花鸟、人物、山水,而于大写意花鸟尤长。

鸿雁在云鱼在水 135x69

鸿雁在云鱼在水 135x69

  存刚之画有三美焉。其一曰祥和。所画题材,或传统之梅竹牡丹、四时花卉,如春之紫藤、夏之芭蕉、秋之葫芦、冬之天竺,必显其宁静中之生机。或身边之花鸟蔬果,如司晨之雄鸡、向日之葵花、欢欣之喜鹊、果盘之草莓、温馨之盆荷、新赠之竹笋、消渴之西瓜,莹晶之葡萄,与夫灯笼爆竹牡丹茶具合一之“岁朝清供”,必取意吉祥,焕发情趣。非牢骚者之愤世嫉俗,亦非遁世者之冷寂超逸,而颇具生活之温馨,时代之光彩,一如其人之真情与“阳光”也。

序章 145x361

序章 145x361

秋实 97x179

秋实 97x179

  其次曰大气。古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存刚云“自然是大美”。其画,无论斗方小品,抑或丈二巨制,率皆得之自然,发之灵府,笔笔生发,因势利导,存其大象,留其精粹,布白充实开张,妙悟不全之全,画大鸡尤然。故气旺而神足,笔爽而意畅,元气弥漫,淳朴清新。万物之生气,胸中之浩气,借笔墨而合一,赖笔势而流转,得物我之两忘。此其一也。其二,大而不空,时见精微。画鸡写鸟,或伸颈专注,或歪头沉思。构图安排,得藏露掩映之妙。笔墨设色,得对比变化之美。方圆、虚实、浓淡、枯润、疏密、断连、冷暖,勾勒、点厾、横挥、竖扫,极尽变化统一之能事,如自然之妙有也。

紫藤 34cm×136cm

紫藤 34cm×136cm

  其三曰纯正。继美写意,贵在纯正。纯正之写意,发端于文人,涵养乎诗书,本之东方哲理,驰骋整体思维,抒情写心,修持人品。但百余年来,西学东渐,传统时有蒙尘,国画改造,文脉几乎割断。论画,尚夺目而非动心,作画人,为物役而失畅神。写实融合一派盛行,写意纯正一派日微。而存刚有幸,得遇名师;又精鉴赏,取法纯正。含英咀华,聪明善学,故其作品,本之诗书画一体之传统,发挥书骨诗魂之妙诣。虽不作诗,而所题前人诗句,皆足以发挥“象外意”。其自拟题句,或立意高远,如题《紫藤》:“开在群花最高层”,或精妙多思。如题《蘑菇》:之化腐朽为神奇。迁想妙得,于此可见。

行书七言诗 69x69

行书七言诗 69x69

  现存刚年方知命,而成绩卓著:不独大写意花鸟为然,人物山水亦颇不俗,书法更刚正跌宕,自成一家。其书其画,无时下浅学一味求新之弊,有积淀文化讲求质量之识。吾于存刚之大成,有厚望焉。

  甲午仲秋于京华方壶楼。

读范存刚画随笔十则

韩天衡

  范君存刚花鸟画属于大写意一路。“大写意”一说,为近今称谓,溯源上自吴道子,梁楷,牧溪,近世则称吴昌硕、齐白石为翘楚。范君堪称是出色的后继。“大写意”顾名思义, “大”是首义。“大“非指尺幅之大,而是醉眼向天,解衣磅礴,直抒胸中块垒,虽盈尺之画,具百寻气象。老杜有句“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余”似可况之。

云霞如梦 34x34

云霞如梦 34x34

  “大”要具雄闳气格,气格注定大小,雄闳自生大气,除却范君的天生笔性,其背后是弃小巧、拒雕凿、汰繁琐、求洗炼的由心智到笔墨的长期艰辛历练。技进乎道,道助乎技,道技相长,方能意气勃发,天风海涛,涉笔即至善处。真正的雄闳,堂正、朴茂、敞亮,是胆与魂的黄钟大吕般的交响。舍此则“大”必失当,“大”必空乏,“大”必坠于妄荒,则不足以“大”称之。

  范君的画好在得“写”字诀。六法贯通八法,画艺与书艺相辅,如此始有信笔得趣的独特书写性。通笔法,善使转,则无论粗细、方圆、渴润、浓淡、畅涩、虚实,皆能篆隶行草交替生发,得耐人咀嚼的滋味。故而,“写”在大写意画风中始终具有“脊梁”的意义。在范君的佳作里,每每感受到这一点。

梅花欢喜96x175

梅花欢喜96x175

  范君的画是“大”“写”且生“意”的。“意”者,非画者自以为是的“惬意”,也非浅表性的似有若无的“有那么点意思”,更非徒存外壳而其失内涵的糊人之“意”。大写意之“意”,应是历来文人画的深邃而又浓缩后彰显的意趣、意境、意象。是由形而下的笔墨色,升华到形而上的具备高妙艺术哲思和美学高度之“意”。

  大写意要的是万法归一的精粹提炼,给读者以由一化万的丰厚、醇郁的寓于目而驻于心的悠长美感。缺失下笔前的千锤百炼,缺乏挥运中的笔精墨妙,决无真正的大写意,其结局难免“废画三千”。

  大写意,别以为可以忽略、摒弃“精微”。精微始终是内在的灵魂。阔笔泼洒的画作理应是灵魂的外化。从另一层面讲,大写意画往往可以精微的物事相衬托、呼应,于细枝末梢处生矛盾、起波澜、见匠心。齐白石堪称是典范。



此心安处是吾乡 22x68

  范君的佳作,不止是能让人读到笔挥墨泼的乐趣和妙处。我注意到他深谙印学中“计白当黑”之道。着力用心于空白处,苦诣经营。在无笔墨处生笔墨,布局大空间,留神小空间,给人以空白也是精心“画”出来的感悟。可贵可喜。区别于不少大写意画家对空白的漠然忽视,足见范君的睿智。

  艺术的本质迥别于科技。仅举一例:科技的革命注定是目空古今否基因的,而艺术的创新务必讲基因,讲承继,“推陈出新”是千岁不败的公论。范君重视传统而不泥于故常,有取有舍有我,他的画吸吮过吴缶庐、齐白石的乳汁,以笔墨色论之,较之缶翁,他避其老辣而取其秀遒,较之白石,他避其生拙而取其爽润,孜孜探索,令自己的绘画与蜕变中当代的审美合轨同辙、推波助澜。



绿蔓如藤不用栽 36x138

  高妙的大写意画风,其受众不为时空、地域所囿,然好尚自多差别,大致北人好拙朴雄豪,南人好温润静雅,外人好奇谲丽色。范君有广阔而独立的文化思考,诗心文胆、放魄守魂,狂其貌、练其质、妙施彩、静其性。 存刚君青春正富,性笃气厚,愿景可期。

东风浓艳 34x34

东风浓艳 34x34

  国力决定前程,开放揭示未来。大写意画风在当下,不乏坚韧、顽强、自信的锐意求新者。他们大多具有清醒的世界视野,有担当、有理念、不崇洋、不迷外、不薄今、不恋古,且凭借五千年华夏绚灿文化的依托和滋养,坚持姓“中”的特色中国画,无论是工是写,必有与大国强国匹配的地位,并以更深广震撼的影响力屹立于世界艺坛。相信范君与余都有极乐观的期待。

2021年11月6日

于海上豆庐

书画合一,天然惟妙

——谈存刚的书画

吴悦石

  书画首重风骨,故自青藤、八大以来,虽世代沿革,唯此唯大,后世学者,倡导不已。缶翁以画气不画形,伸写意之精神,张风骨之大旗,如无言天书,影响深远,学子迷之,达者悟之。存刚从余游十余载,敏学笃行,颖悟圆通,遂成今 日之境界。存刚重书法之研修,追寻本原,书写个性,用笔如切金断玉,迅疾清劲,凌厉超迈。点画提按,雍容果决,法脉自张,故其书自有气象。存刚纯以自书入画,书画合一,天然惟妙,其山水、花鸟、人物遂一涉笔,莫不精绝,此乃所谓气贯神随者也。凡画家状物,都有情理机趣之论,都有气韵骨法之说,唯知之深,方能不泥之。挥手之时,应势而出,似不经意,而天趣已得,如此之论,存刚已得之矣。据此可知,鉴赏之功亦大有益于书画,凡考据者鉴画乃学者也,而书画家纯以目鉴为主,展卷之时已知真伪,真才实学,不能有半点虚假。存刚历二十余年历练之根,探伪寻真,百折不回,故有此目力,此亦书画成功之本也。中国书画成人不易,百年一瞬,数人而已,其中原委,亦如所论。

  乙未初夏小满节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