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9809|回复: 0

[流年回望] 都市系列之——陈年往事(上)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1-9-14 10:1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都市系列之——陈年往事(上)
胡史高总以为像自己这样的贫民百姓,是根本没机会亲历腐败的,可阴差阳错他还真的就见证和参与过这类事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胡史高在邮电局工作,局里正在着手通信设备的升级换代。那时候,国内的通信网络还很落后,像胡史高所在的“老边穷”,邮电局使用的还是两年前才花了一万美元从日本购买的淘汰下来的“二手集装箱纵横制交换机”。因为这种老式交换机缺陷太多,县政府便决定通过向全县人民按人头“集资”的方式将其更换升级为“程控交换机。”作为技术人员,胡史高便有机会经常和单位甚至县领导去省城出差。
到了设备选型阶段,需要县里相关领导拍板。1991年春节刚过,胡史高、邮电局局长和县政府的分管副县长一起去省城出差。因为那家被省政府相关部门选定的台湾供货商提供的设备价格太高,局领导和县领导商量后决定购买国产设备。到此,那次出差任务也就圆满完成,领导决定第二天回去。
当天下午,副县长交给胡史高一个大信封,要他去帮忙冲洗几个彩色胶卷。信封里一共有六个胶卷,虽然没说谁出钱,但胡史高却很知趣,二话没说就拿到街上找了一个门脸看起来比较气派的彩印店去冲洗。想到第二天要回去,胡史高只好选择了“快洗”,每张照片一块二,——如果是普通冲洗,每张六毛钱。
交了十块定金后,店员让胡史高两小时候后过去取件。在附近大街小巷溜达了一圈,看看两个小时将近,他便去彩印店取照片。六个胶卷每个冲洗了三十六张照片,一共是2592毛钱。因为是替领导办事胡史高不敢马虎,交钱之前还一张一张数照片,惹得店员老大不高兴。当时胡史高每个月工资也不过一百多块钱,你一张照片就要一元两角,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吧,所以胡史高全然不理会店员的不耐烦,坚持数清照片后才交钱并坚持要店家开具了发票。
数照片时胡史高瞄了一眼所有照片,发现照片里大多是领导和他的家人,看场景应该是在春节期间照的。回到宾馆将照片交给副县长的时候,胡史高看似无意地将发票放到照片的近侧,暗示的意思自然很明确。可坐了一会,领导却只字不提钱的事。单独和“大官”呆在一起,让胡史高如坐针毡,实在憋不住只好拿上发票离开了。刚出门口,副县长却探出头来把胡史高叫了回去,问他开了发票没有。出门前胡史高还怀疑领导是不想给钱,但现在看来,自己放发票的小动作还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将发票交给领导后胡史高发现对方依旧没有给钱的意思,还冲他笑笑看似无意识地说,胶卷是某某局送给他的。
从领导房里退出了,胡史高来到局长房间把洗照片的事做了汇报。在得知发票也被领导要去了之后,局长说,回去写份说明找会计报账吧。那天晚上,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胡史高,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一分钱不花就得了六个彩色胶卷也就罢了;又是一分钱不花就白得了两百多张彩色照片,这也就罢了;可最让胡史高不能理解的,人家居然还要拿发票回去找个单位再报两百多块钱,——领导啊领导,你的算计是不是也太精明了啊。
回家后,当胡史高将此事当成笑话讲给一位在政府工作的朋友。朋友听完后,几分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人家算得上廉洁的典范了,不是吗?!你啊,见过腐败吗,小肚鸡肠!加起来不过几百块钱,你还说人家精于算计?我看啦,你才是精于算计呢!人家问你要了发票,也算是有凭有据了。想知道什么叫腐败吗?要听吗?想听吗?......但我不能给你讲,怕你娃听了受不了上吊!
为了完成集资任务,县里成立了重点工程办公室”,办公室设在政府大楼里,胡史高是其中的成员之一。1992年春节前夕,看看集资比较顺利,邮电局和县里的领导都很高兴。年关将近,“重点工程办公室”打算印一些宣传品,贴到大街上。那天下午,胡史高被局长叫回邮电局,关上办公室的门后局长从随身携带的一个真皮手包里取出一摞五十元大钞,叫胡史高当着他的面数一遍。心里虽然纳闷,但也不好贸然发问。数清楚总共是五千块钱后,局长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示意胡史高把钱装进去,然后才告诉他,要第二天上班时交给政府某某某。因为钱是平铺装满档案袋的,从外观上看和装有文件的普通档案袋并无区别。在送胡史高走出局长办公室的门口时,局长少有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在胡史高回头看局长的时候,局长还意味深长地冲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局长说的某某某,是县政府的分管领导,他的办公室和重点工程办公室”在同一层楼。虽然经常和领导在楼道碰面,但胡史高每次恭敬谦卑地笑容满面,换来的基本都是领导毫无表情“嗯”声。在胡史高看来,这已经是领导对他“礼贤下士”了,因为他经常看见一些人在领导面前极尽阿谀奉承,而人家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瞟一瞟呢。
第二天,在离上班还有将近半个钟头的时间胡史高就到了办公室,向领导办公室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门开着,这让他很兴奋。环顾上下左右,看得见的办公楼里空无一人,胡史高赶紧拿起档案袋往领导办公室走去。可随着脚步的驱前,他的心跳却变得越来越快,邻近办公室门前时,胡史高已经紧张得有些呼吸困难了。
“小胡啊,早啊。”从来没有听到领导叫过他,从办公室里面发出的这声问候,一下子让胡史高有了受宠若惊的激动,于是赶紧从半开的门逢中侧身走了进去。
“重点工程办公室的工作做得不错嘛,嗯,这也有你小胡的一份功劳哦。”本来想和领导打声招呼,可在胡史高刚走进办公室后,领导又开始说话,他也不能打断,只好手拿档案袋向领导走过去。此时领导正坐在那张大办公桌后面的真皮大班椅上,罕见地冲他微笑着。见胡史高走进,领导又开始说话,同时拉开了办公桌靠胡史高走过去这一侧的抽屉。
听着领导嘴里说着“要致富先修路,要前进搞通信”之类的套话,再看看他拉抽屉看似取东西的动作,胡史高一下子明白了领导的真实用意,于是赶紧快步上前将手里的档案袋迅速放了进去。在胡史高将档案袋放入抽屉之后,领导就像全然没有看见什么一样,依旧自顾自地说着经常在县电视新闻中他常讲的那些话,然后从容地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后不紧不慢地将抽屉关闭,说:“我马上有个会。年轻人,努力工作,为我县的通信事业做贡献。”听着领导的话,胡史高知趣地一声不吭地退出了房间。
好不容易进了一回领导办公室,可胡史高却没有捞到哪怕半句和领导对话的机会,你说冤不冤啊!那天下午下班,胡史高又在过道里碰见了领导。因为有了早上的经历,胡史高更是满脸堆笑地迎上去给领导打招呼,可让胡史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领导依然是之前那样面无表情,鼻子里冲他“嗯”了一声而已。
1993年夏季,胡史高下海去了一个国家计划单列市的一家通讯公司做销售。在高额回扣的诱惑下,胡史高终于和该市一家国营厂签订了一份 “用户交换机”销售合同。总价不过十五万元的设备,其中就包含了厂长的三万元回扣。
签订合同的时间和回扣交付的方式已经敲定。那天,胡史高按照厂长的要求用一个文革时期流行的上面有伟人手书“为人民服务”红色提花绣的黄帆布军用包,将六叠五十元面额的三万元现金用报纸包好装入包内。正准备去约定的市内一家餐馆时,厂长又给胡史高发来信息——当时手机叫“大哥大”,只有大老板才用得起,胡史高用的是BB机——说地点改在离先前那家餐馆有将近十五公里远的一个防空洞餐馆里,说那里凉快。
原以为那家防空洞餐馆的档次最多只是个中等水平,可到了之后胡史高才发现,那其实是个相当有档次的餐馆。到了后,胡史高又等了至少一个小时厂长才来。将菜单交给厂长,他毫不客气的点了甲鱼、海虾等大菜,还要了一瓶五粮液。想到马上就要签合同,那顿将近四百元的饭胡史高只好强装笑容付了账,好在当时一瓶五粮液不到一百元,否则,应酬费用一定会超出那次合同金额的招待比例。
酒足饭饱,将合同毕恭毕敬双手递给厂长,他简单看了后说,要再增加两万元回扣。一听这话,胡史高脑子轰的一声仿佛就要炸开。见胡史高惊愕不已,厂长将头向他凑了凑,低声说,又不要你给钱,将合同总价提高两万,等拿到这钱后,马上签合同。提高总价必须修改合同,不得已,胡史高只好打的带着厂长一起回公司,向老总汇报并征得同意后,一面修改合同一面差人去银行取钱。
手里拿着那份签了字的合同,胡史高将身背装有五万现金的军用黄挎包的厂长送出大门口,再次为他打了个出租车送他回家。将厂长送上出租车,胡史高随手从钱包里掏出五十元钱打算交给司机,但这次被厂长抬手挡了回去并迅速关闭了车门。
汽车启动前,厂长转头从车窗里冲胡史高笑笑,贴近他的耳根低声说,女儿读大学的费用终于有了着落。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