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35788|回复: 0

[流年回望] 骗子系列之——善于伪装的骗子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1-3-23 10:3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骗子系列之——善于伪装的骗子
街头行骗的人不少,偶尔被骗,不过十来二十元钱,和家人朋友聊起,也大多一笑了之,时间一长也就慢慢淡忘了。但有两次被骗的经历,至今都能清晰记得,回想起来除了觉得有几分唏嘘之外,也感叹其实骗子也不是人人都能骗到钱的啊。
2002年冬季,我在成都出差。一天上午,办事处同事要去火车北站给客户买火车票,顺便把我拉上做个伴。虽然不是出行旺季,但售票大厅依然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同事去排队买票,我便在大厅找个人少的地方等候。看着手提各色行李、脸上挂着各种表情的各类人等在自己面前以各种姿势行色匆匆地闪过,心里就想起了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话,开始还有些躁动的情绪也就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在我正有几分投入地观察着熙熙攘攘旅客的时候,一个细细的女人声音在喧闹的售票大厅显得格外明显。转头一看,发现一个衣着质朴入时、身材姣好、形象清丽的女子站在我的一侧,满含希望的双眼正看着我。见我转头关注了她,女子用手拢了拢齐耳的短发,有几分急切但又不失大方地说:“先生,我是资阳中学的老师,因为走得匆忙,排队到了窗口却发现自己将钱包遗忘在朋友家中了。本来跑一趟也没什么,可时间实在太紧了,因为我下午还要给学生上第一节课啊......”
“没事,多少钱,上课要紧!”没等女子说完,我就打断了她,同时开始从兜里掏钱包。虽然知道车站是骗子行骗的热门之地,但站在面前的女子无论从衣着打扮还是从言语谈吐,没有任何一点可以让人将她和骗子联系起来。见我已经从衣兜里取出了钱包,女子说:“成都到资阳的车票是十八块,先生,借给我十八块钱就好了,另外请将你一定将你的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好将钱尽快寄给你。”
能够帮助急着回校上课的老师,已经是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了,何况我帮的还是一位看上去端庄秀丽的女老师呢。于是,我一边回答“不必了”一边将五十元钱从钱包里取出来递给了她。见我手上拿的是张五十的纸币,女子看表情有些急切地说:“车票只要十八元,先生,没有零钱你给我二十就好。”
“在路上你总要吃点东西吧,”我说。递给女子钱的时候,她那一副不好意思的羞赧表情让我不忍直视,我将钱递到她手上后便迅速转身离开了。虽然身后还在隐约传来女子要我留下联系方式的话语,但我连头也没回,并且内心还充满了为人民教师排忧解难且做好事不留名的豪放心情。
事有凑巧,那天下午同事又要拉我去火车站替客户买票。本来不想再去,可禁不住同事软缠硬磨,只好和他再次一同前往。在售票大厅人少的地方没站多久,耳边就传来了似曾熟悉的声音:“先生,我是资阳中学的老师,因为走得匆忙......”转头一看,我一下子就认出了早上向我要钱的女子,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愤怒,不是为那五十元钱,而是为这个女骗子冒充教师骗取钱财的恶劣行径。认出了我的女骗子,没等我有所反应就急速转身,一溜烟地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可恶,可恶,实在可恶!看着女骗子消失在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广场,我不禁连声咒骂。买票回来的同事知道我生气的原因后,一个劲地劝我说,不过被骗了五十元钱,损失不大,这样的事他也偶尔碰上,以后多注意就行了。可同事那里知道,我生气的不是自己被骗了五十元钱,而是这个衣着入时,举止端庄,谈吐稳重的女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用人们对老师的尊重和爱戴来刻意模仿老师以意骗取钱财啊!
如果说这次被骗的经历我是被骗子的假象所迷惑,那另一次给钱就完全是我自愿了。
大约在被冒充老师的女骗子被骗一年后,我因出差又一次来到成都火车北站准备坐火车去重庆。坐在候车大厅的长椅上等候上车时,我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坐在一个由四个金属轴承——我们小时候称之为“滚珠儿”——支撑的一块木板改成的小车上,两只手分别抓住一个看似像泥瓦匠抹墙的“抿子”一样的工具在地板上一点一点地滑动前行,——只不过这个木制“抿子”的底部是用一块厚厚的木块做成的。每到一个坐着的旅客前面就停下来开始说话、要钱。
不多时,轴承滑板车就停到了我的面前,刚刚还打算不给钱的我,很快就被老太婆的精气神给吸引住了。看上去七十岁上下的老人,虽然满头银丝一脸皱纹,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脸上的颜色也不像街头常见的那些一副脏兮兮邋里邋遢装可怜的乞讨者。身上的老式布扣衣服虽然老旧发白,甚至还打了几个补丁,但却洗得干干净净,加之比较合体且老太太又挺直腰板,要不是没有双腿,我很难把她和乞丐——“讨口子”——联系在一起。
老人没有双腿,这让我有些好奇。怕惹起老人不高兴,我有些小心地对老太太进行暗示,没想到老太太很是豁达,没等我多说就明白了了我的用意。正好当时候车的人不多,于是老太太给我讲起了她的经历。按老太太的说法,她家是三台农村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她的双腿是在农业学大寨大修农田水利的工地上被石头压断的。尽管如此,她还是和丈夫将三个子女养大成人。十多年前,丈夫死于癌症,几年后她的小儿子也结婚成家,她便跟着小儿子一起生活。后来,小儿子有了小孩,儿媳就开始嫌弃她。虽然儿子对她很孝敬,但实在受不了儿媳的冷言冷语,加之自己不想眼睁睁看着小两口因为她这个没有双腿的人而整天吵架,便选择从家里出来。为了生活,于是来到成都火车北站开始了自己的乞讨生活。
几句话简简单单,老人却把自己的大半生描述得清清楚楚,这让我对她心生敬意的同时还多了几分同情和怜悯,于是毫不犹豫地给了老人十元钱,——我看见其他人大多给她的是一元两元。接过钱,老人向我点了点头表示感激,然后又开始双手握住那两个划动轴承小车的“抿子”向下一个旅客从容地划过去。
虽然乞讨的老太太让人印象深刻,但终归只是一件小事,几天之后我就将其淡忘了。没想到几天后返回成都办事处,《华西都市报》上一篇专题报道又勾起我对那位在火车北站乞讨的老太太的记忆。原来,在车站乞讨的残疾老太太不是一个而是七个,她们有组织地每天定时到不同的候车大厅进行乞讨。因为身有残疾加之几个老太太都能够对自身进行一定的包装,所以在乞讨的过程中每每都能博得人们极大的同情心。报道称,记者在暗中全程跟踪过几位老太太,他们每天的讨要数额平均都在两到三千元之间。这样的收入基本上和当时一个普通体力打工仔两个月的收入相当了。联想到曾经在深圳见过的两个披麻戴孝跪地街头、前面放置一个所谓装着父亲骨灰的骨灰盒进行乞讨的小女孩,电视新闻说她们每天的乞讨收入更是高达上万元,于是我很是感慨,即便行骗或乞讨也必须要有想法、有计划、有设计、有技巧、还要具备一定的表演才能啊!
前面说的是街头行骗的小伎俩,1999年秋季,我在宝鸡虢镇遇到事情,那就属于蒙骗盗窃了。
因为公务,我被公司派往虢镇。不像这些年,九十年代出差基本还是住旅馆,与陌生人同住一个客房的几率很高。到达虢镇和已经在此呆了一周的同事小黄汇合后,我本来打算和他住一个客房,但他却说他已经和一个从甘肃来此地做药材生意的人在头天晚上就开始同住且关系还处得相当不错,如果临时换房怕人家多心。出差在外,与陌生人同住本来很平常,想到我在此不过两三天时间,而小黄还要在这里住较长时间,我也不好坚持。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叮嘱了小黄几句。
开好客房住下后,可能是想打消我的顾虑,小黄居然将和他同住的客人带到我的房间。那人三十岁出头,中等身材,衣着整齐,举止得当,见人一脸微笑,给人的感觉很随和。闲聊中,听口音确实有几分像西北人。交谈中,那人说他是甘肃秦安县一个中药材种植基地的销售人员,来虢镇是和当地一家中药材加工厂联系做中药材生意的。为了验证他对中药材是否在行,我利用当年插队时从一本介绍中药材的书上学来的零星知识对他进行询问,发现他对中药材知道的还真不少,我也就渐渐打消了对他的顾虑。——不是我敏感,出门在外,小心终归是没错的。
一番畅谈后,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下午五点,那人主动邀请我和小黄出去吃饭。因为局方已经有安排,我先行告辞,生意人便一个劲地邀请小黄出去吃饭。那人一边邀请小黄还一边说,昨天晚上很感激小黄的糕点,要不夜里十一二点才到旅馆只能饿一夜肚子了。很显然,这话不仅是说给小黄的,同时也是想让我听见。——从他的话里我听得出,此人已经知道我先前的有些话是在怀疑他,这让我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在局方处理完设备上的事,时间就到了凌晨一点多钟,回到旅馆后便匆匆睡下。一觉醒来,看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起床后见小黄的客房还没开门,我便独自上街吃早饭。早餐后回到旅馆,发现小黄的客房门还关着,我轻轻敲了几下,没有回应就独自去了机房。十点左右,小黄打电话叫我回旅馆一趟,说有急事,电话里他的语气很有些沮丧和着急。急急忙忙赶回旅馆,就看见小黄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坐在客房的床上,双眼木讷地看着我。扫了一眼房间,那个生意人已经不在现场,我立即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小黄说,昨天晚上他和那人去街上吃饭喝酒,一直到夜里十点多钟才回旅馆。因为喝得太多,回到旅馆后,那人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了后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醒来后已经是早上十点钟,看看那人已经不在房间,再看看自己的钱包居然在桌子上,心里于是一惊,本来还有些发晕发痛的脑袋很快就变得清醒,于是开始清点自己随身所带的钱物。四千多元钱早已被那人洗劫一空,手机笔记本电脑也不翼而飞。还好,身份证还在钱包里,里面居然还留下了一百元钱,——看来,这家伙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身份证给你留下,还给你留下一百元,至少可以打个电话和吃顿饭。
不多时,接到报警的警察就来到了现场,一番勘察、搜集证据后告诉我们,像这样的案子,因为被偷盗的财物数额不是很大,作案人又是流窜作案,使用的身份信息基本都是假的,因此破案的几率不大。后来我们从警方处得知,从小黄喝水的杯子上检出了安眠药的成分。看来,这个盗窃的家伙还是个惯犯。善于伪装,精于言辞,设计周密,利用套近乎的手段取得你的信任,摸清你所带钱物,相处熟悉后请你吃饭将你灌醉,再给你吃些安眠药,等到时机成熟便将你的钱财洗劫一空,然后逃之夭夭。
事后我安慰小黄说,还好,那家伙将身份证给你留下不说,还给你留了一百元钱,算起来那家伙的人性还没完全泯灭,要不然给你带来的麻烦还会更大!
听了我的话,小黄一脸苦笑。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