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流年回望] 用青春祭奠的岁月(持续更新)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18 12:02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宿舍在龙华建设西路,现在叫景龙建设西路的旭联工业区三楼317房间,我们这次来的男同学一共7个人,同班同学刘昕、江健、王若睿、颜卫华、刘建峰、以及财一班的刘明凤,我们宿舍一共住8个人,期中一个人是一个老员工,其实他比我们早一个多月吧,这个室友是江西赣州大余县人,叫许醇志,大家都是老乡,他中等个子,胖胖的,满身都是肉,这人很随和,也很憨厚,我们一见就比较投缘,据说他在五楼老化房工作,每个月半个月白班,半个月夜班,听人说我们工厂最好的员工岗位就是在老化房上班,因为那里没有流水线,而且很多时间都是坐着等下班,没事的时候也可以附近走走,而且加班时间长,连吃饭都算加班,所以工资也比较高,不过想进老化房不但要资历,而且还要有人脉关系,所以一直以来在老化房上班的同事都是有点资质和背景的人。

         宿舍是新的楼房,在建设西路边旭联宿舍楼上面,下面是临街店铺,上面是宿舍,员工宿舍一个房间上下四张铁床住8个人,由于是新房子的缘故,墙面非常干净,水泥地面也是非常明亮的,几个同学都抢着睡下床,我呢也不去争,随他们挑完,最后我选择了一个靠墙的上床,其实下床经常被人坐来坐去的也非常不干净,再说了睡觉的时候最容易被人打扰,我觉得上床还是比较好的,干净,最重要的安静,我买了一床塑料席子、买了一个枕头,天气热也没打算买被子,就这样先将就着。

        外面溜达一圈上来,觉得哪里都新鲜,大家按照先回先洗的原则排队洗澡。洗完澡后各自自己洗衣服。在深圳不叫洗澡,大家都叫冲凉,刚开始我们还不习惯这样的称谓,后来也就习惯了。洗手间条件有点简陋,没有热水,也没有花洒就一个直管自来水柱往下冲水,洗手间也是水泥打底的墙面,不开电灯,里面乌七八黑的,最关键的抽水马桶大家都不习惯,所以谁也没坐着使用过,都是蹲着。好在我们宿舍大家都爱干净,每天各自都会主动把宿舍搞干净,后续加班累的时候,大家不想洗澡就直接躺在水泥地上睡到第二天早上赶早洗澡上班。

        洗完澡靠在宿舍的窗户上,看着外面公路上奔驰的汽车、对面广西工业区的灯光夜景,每层楼都灯火通明,几乎层层工厂都在加班。再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我在思索着未来的路、来深圳将来我要怎么发展?我没有家庭背景、也没技术,更没文凭,在深圳也没熟人,要想在深圳立足,我只能靠我自己的长处,那就是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和在学校做学生干部培养出来的胆量,我觉得在这个工厂必须好好干,挣点钱,存点钱,将来一定要出去跑业务,做业务,也许做业务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18 13: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开往南方的拖拉机 于 2019-11-18 14:55 编辑

        同学们也没那么早睡的习惯,特别是刚来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地方,况且公司每天加班到10点30分,前一批来的同学都还在加班。我们几个同学洗完澡后各自在宿舍待着聊天,这里面数眼镜刘昕最活跃,因为论家庭条件他家是不错的,虽然在农村,但这小子过的日子不比城里人差!刘昕的爷爷据说是南下干部,解放后主动提出去教书,连我们市里的副市长都是他爷爷的学生,所以刘昕家资源不少,但是他爷爷属于那种老革命,也不给走关系搞特殊。刘昕的父亲是他们当地的小学校长,所以说这小子家庭条件很好。刘昕能写一手非常好的毛笔字,性格外向,但鬼点子也不少,不过刘昕为人厚道,讲情义,所以至于今我们都一直有联系,刘昕是一个不错的兄弟。云芳成了别人的新娘,而他娶了一个家人介绍的老婆,但两口子很恩爱,城里也买了房子,乡下也建了房子,前两年他回乡下老家,开了一家蛋糕面包坊生意非常好,经常看他晒朋友圈,他的蛋糕面包坊在武功山那一带,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越来越有名气。

        接下来我就介绍下这几个同学吧!刘昕刚介绍完,下面就介绍我们同班同学刘建峰吧!建锋绰号猴王,读书时走的很近,关系也不错,他性格稍微有点内向,但是很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见到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滔滔不绝,无事献殷勤。猴王为人厚道,动手能力很强,对同学也很帮助,做人低调内敛一些,也是一个至今还有联系的好兄弟。他如今在老家也不错,他在老家自己建了一栋房子,自己在工厂上班,由于是干的技术活,月薪也拿到一万多,小日子过的蛮滋润的。

      江健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在班上年龄比较小,但是这小子有股不服输的性格,父亲原来也是他们当地的小学校长,只是前两年去世了。他家兄弟姐妹好像是4个,他最小,也是唯一的一个儿子,所以成长过程中的他也是在糖水里出来的,江健老瓜子很聪明,人不坏,但是好赌,以至于在深圳上班的工资大多数都输给了赌友,后来几年才收敛些,回老家后开了一个养鸡场做的不错,他是我们几个结婚最晚的一个,那年他结婚,我还从深圳赶回去吃到了他的喜酒,找了一个比他小很多的老婆,我还笑他老牛吃嫩草。

        王若睿和颜卫华他们是市区人,王若睿父亲下海比较早,90年代初就开上了桑坦纳轿车,这小子打游戏是高手,两只眼睛上皮都留着两块红斑,据说是打游戏造成的,读书的时候听他的初中同学和邻居说过,他去游戏店玩,如果是生意好的时候,游戏店老板都会给他钱不要他占位,因为这小子一块游戏币下来,可以一直玩下去全部过关,耗的时间非常长,所以游戏店老板都怕他占机。王若睿前几年在萍乡学院教计算机、娶了一个萍乡三中教书的女老师,日子过得也不错。而颜卫华就不知道什么情况,这小子精瘦的身材,性格内向,他家里父母做具体什么的不清楚,后来听有的同学说,他父亲在建行上班,不过学校的团委书记张红艳是他的亲表姐,对他挺照顾的。颜卫华话不多,也不好强争胜,人很随和,交际也不多,因为不是住校生,所以和我们这些乡下来的同学交往也不多,自他离开工厂回老家后20多年了,都没有任何联系,同学群也没有他,大家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18 13: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开往南方的拖拉机 于 2019-11-18 15:58 编辑

        接下来着重介绍下刘明凤同学,他是我们同届财会一班的学生,我们读书的时候一个宿舍、一起出来打工、跟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最长,付出的也最多,但是受到伤害也是最深的。刘明凤性格向来比较内向,话也不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属于比较节约内敛的那种人。那年出来几个男同学最后留下来在深圳成家立业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我一直把他当成生命中过命的兄弟,由于我年龄比他大一些,所以也一直很照顾他!在我离开龙华工厂后,我就催他充电,去学习机械制图的课程,然后等他学习完后,又催他不加班的时候去三和人才市场找工作,当他找到更好的工作后,他舍不得丢掉半个月工资,是我逼他去新工作单位上班的,因为新单位的工作薪资是1500元一个月,而半个月在流水线上的工资才几百块钱,再说新工作比流水线更有前途,他那个时候他想不通,是我苦口婆心的给他做工作才去新单位上班。后来他在石岩哪家工厂上班稳定后,我又引导他去学装饰设计的软件,告诉他学习CAD和3DMAX等软件。等他自己学习差不多后,他第二年自己出来,决定到市区找工作,哪一年是2002年,由于他没有行业工作经验,一直没找到工作,而我整整包吃包住管了他8个月,由于没有经验,他最终也没找到工作,最后还是通过我自己的朋友关系,让我朋友直接找到装饰公司老板,给他安排一份装饰公司的工作--设计助理,记得他第一个工地上班的地方是在彩田村,临近春节,那个时候好像是彩田村刚入伙不是很长时间,很多房子都要装修,他的那个公司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隐约记得好像有拓或普两个字,那个时候他就业的那个装饰公司还是做的比较好,在业内还是一个有点名气的家装公司,但是好多年后据说倒闭了。

        当刘明凤能独立谈单以后,他也换了几家装饰公司上班,日子也过的越来越滋润,话也多了,交际也多了,但是我们也很少出去玩,只是在一起居住。我们后来又一起住在科技园科苑西小区,在一起又生活两三年,那个时候他暗恋的对象在老家快结婚了,他经常借酒消愁喝闷酒,我是经常晚上接到出租车司机电电话后,经常是从路边的绿化带里把他背回来,他到家吐得一塌糊涂,都是我老婆清理。直到他后来他结婚、买房买车,他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是当成自己的事一样去对待,当他房子月供交不上的时候,我也是义无反顾的去帮助他,从来不去计算个人得失。本来想和他这样的关系和情义,这辈子就是他最过硬的兄弟。但是没想到跟他认识22年后(2016年08月份),我拉他一起做一个项目,但是由于我过于相信他,所以把事情全权交给他对接办理,但他最后为了独自占有全部利益,把我和我的介绍人全部出卖了!最终他一个人把这个项目吃了,还把对方的关系人叫上了干爹!2016年我去宝安绿海名居找他家,他那个时候把房子都卖了,也许是真的挣到了钱,发了财!现在我也找不到他的新家,也不想去找他!也不和他有任何的联系,吃一见长一智吧,也算是给自己买个教训!也给自己的青春划上了一个句号,其实这个事情让我非常伤心的不止是这个项目利润(利润估计上千万,说好兄弟五五分成),但我更再乎的是22年的兄弟情义就这样彻底决裂了,一切不存在了!(详细请见《我还能相信谁》)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19 11:38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发现自己把青春给弄丢了,
心里五味杂成特别不是滋味
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那种自信,
那种可以让自己很快乐事情。
我不知道怎么就把青春弄丢了,
沮丧和难过后才知道,
我的青春再也找不回来了。
只留下满是伤痕的片片记忆。
你总说是我的错,
而我总想把它组装起来,
可现在我发现自己的心
却碎了一地...........。
感谢青春的一切遇见和美好,
我将深深的埋藏在内心最深处
让我再一次感谢青春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22 17:45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不知不觉就晚上九点多了,这时外面走廊上响起震耳欲聋的家乡话,廖艳珍她们下班了,她到各个宿舍看望刚到同学或新同事。廖艳珍、杨启圆她们比我们早一年离校到这个工厂上班,据说她们在四楼准备线上班,由于是工厂最前端的生产线,所以每天下班会比较早一点,经常到九点半就可以下班。廖艳珍一点都没变,还是那副大嗓门,大姐大的风范,很有亲切感,逐一到各个宿舍串门和问候,当然我们男宿舍也没放过。刘昕很积极的和廖艳珍攀谈起来,问着问那的,不时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杨启圆和刘明凤是同一个乡镇的,自然更熟络一些,又是小学同学。江建比较低调,看看他们聊天,颜卫华和王若睿也是如此,猴王看到美女还是两眼发光,不时的插上一句又一句,我也是礼貌性的跟他们聊几句,毕竟以前在学校交流不多,再说了我本身在学校跟前一批来的人交往不多,也不怎么熟悉,所以没有什么话题好聊,看他们开心的样子,也是一种方式吧

        十点半的时候,大家都下班了,前一批下班的同学都来宿舍看望大家,大家热热闹闹的非常热闹。不过有几个在工厂做领班的同学感觉有点优越感,在大家面前也是存在着说不出的味道,特别是彭玲和皮小红,他们都是生产线领班,但是她们说话让我们更让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感。叶水香打扮的越来漂亮,说话还是那样的,她现在是IQC领班,什么是IQC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她是工厂的小干部。在工厂应该算混的不错的同学吧。

       同学们疯疯闹闹的好长时间,我们其实内心有些尴尬和迷茫,我们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工厂能待多久,未来的日子对我们意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工作是否可以承受,带着很多的未知,在喧闹的状态下逐渐消失后睡觉,但是宿舍几个兄弟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等待着天明。晚上12点多,宿舍唯一一个非同学的同事进来了,他在老化房上班,叫许醇志,江西赣州大余人,身材胖胖的,我第一个跟他打招呼,算是第一次接触外地人吧,他也很友好的跟我问候一下,他睡我隔壁下床,靠窗户,只见他无声的洗完澡,在床前坐了一会儿也自己躺下了,也许很累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2-1-4 20:05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里的人  支持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2-1-5 12:03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里的人  支持你

你是谁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2-1-5 13:27 |显示全部楼层
漂泊在深圳的一份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